旬阳县人民代表大会欢迎您!  今天是
首页 > 旬阳文库 > 文学艺术

姑表兄弟同名姓

发布时间: 2020-01-19 17:34:20 来源:本网 作者:杨少林

    我与姑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弟同住陕西。我们姑表兄弟不仅同姓,而且同名儿,一字不差。随着祖国七十年翻天覆地的巨变,我俩日益走向成功,两个家庭的关系日益亲密。欲知详情,还得从姑表兄弟同名姓说起。

    1961年,我姑经人介绍。远嫁渭南县云曲南阳村。身在异乡,尽管姑父及全家人都对她好,但她仍然思念家乡——旬阳县蜀河镇。如何寄托情思呢?渭南与蜀河,中间隔着偌大的西安市,隔着云遮雾罩的巍巍秦岭。不通铁路,不通公路,关山阻隔,千里迢迢,不说回娘家,就是寄封平安家书,8分钱的邮票都难倒英雄汉!就这样,回娘家成了她的梦想。而在忙碌中,祖父忘了姑的通讯地址,大家便也与姑失去了联系。在她的企盼中,大女儿降生了,族中的长辈给起名芳玲。接着二女儿、三女儿相继出生,族中的长辈依次都给起了带“玲”的名字。1971年,她的儿子出生了,成了全家的大喜事!可是,给宝贝起什么名儿呢?总不能像几个姐姐一样在名字末尾也带“玲”字吧?这时,我姑想起了我——她的娘家大侄儿。她曾经像母亲一样照顾我好几年,我的名字她太熟悉了。何况,林与“玲”音同字不同,而且姑父也姓杨,于是姑发话了,起名儿就叫杨少林。长辈们为此起了争议,反对者说姑表兄弟同名同姓,天下少有,不合适。赞成者说,这没有啥,山高路远,隔着大秦岭呢!表弟兄俩恐怕八辈子都见不了面,娃是她生的,就依了她吧。在姑的坚持下,后一种意见占了上风,我的表弟就这样和我同姓又同名儿成了铁定事实。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三秦大地,陕西经济跨上了腾飞的战马。渭南地处关中平原,发展变化自不必说,就是地处陕南的贫困县——我们旬阳,交通事业也是日新月异,并由此推动县域经济欣欣向荣,社会全面进步。境内公路四通八达,316国道、102省道、十天高速都从旬阳经过。襄渝铁路在旬阳设6个车站。2001年元月,西康铁路正式运营,在旬阳设旬阳北站。这年3月,姑乘西康铁路火车回到娘家,圆了她40年的梦想!

    1993年,表弟乘汽车来到我家,面对健壮帅气的表弟,听他说姑还健在,因为身体原因,坐不了汽车,这才一时回不了娘家;听他说了与我同名儿的来龙去脉,我意外惊喜!不久,我便与妻到渭南看望姑和姑父。表弟把我们接到西安汽车站,带我们去了他家。从此,我们两家互相走动。我与表弟也由相识到相知。

    表弟初中毕业就到城里打拼。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他用吃苦和诚信顽强拼搏,从一文不名的打工仔成长为小老板,拥有了自己的事业,并在城里买了房安了家。近几年,他的事业做得更大,买了车,换了大房子,整天忙得不亦乐乎。他供养一双儿女大学毕业,也都有了自己的用武之地。

    因了我们姑表兄弟同姓同名儿,因了便捷的交通,我和表弟情同手足,在前些年,我们两个家庭彼此走动频繁。顺便说一句,秦岭已不再成为我们的障碍,而变成金山银山。近几年,我们走动少了,只因表弟太忙,分身乏术。不过,现代科技帮了大忙。我们两家都开了视屏,随时见面聊天,互相帮助,反比以前更加亲密。

    我们不能忘记,我们两家的幸福和交往,来自于祖国的壮丽辉煌。我们的命运和祖国紧密相连!就像一首歌里唱的“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留下一首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