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县人民代表大会欢迎您!  今天是
首页 > 旬阳文库 > 文学艺术

夏崇庆和他的《不平静的乡村》

发布时间: 2020-03-12 09:56:30 来源:本网 作者:文/赵攀强

春节前夕,崇庆来到我的办公室,将他新出版的长篇小说《不平静的乡村》送给我。当时,我的心情和他一样,无比激动。

崇庆是我的老乡,我们都是吕河人,他从安师毕业分配到力加中学,我从农校毕业分配到小河区公所,那时就相互认识了,算来已有三十余年。当初我们认识的渊源是文学,初次见面,崇庆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长得很帅,有点像蔡国庆,最大的特点是有才气,写得一手好文章,我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他写的散文,行云流水,文采飞扬。后来,我们两人都因为具有写作特长,被组织调到县委宣传部工作。由于崇庆很优秀,在宣传部呆的时间不长,就被组织提拔到某乡镇党委任副书记,真可谓少年得志,令人羡慕。

乡镇的工作包罗万象,头绪繁多,责任无限大,权力无限小,很辛苦很无奈,这我是知道的,因为我也在乡镇干过,不过我是乡镇一般干部,崇庆是乡镇领导。前几年我就听说崇庆工作之余在写一部小说,书名大概叫《乡镇干部》。从那时我就关注这部书了,希望能够早日见到它。可是他却是“只刮风,不下雨”,迟迟不见消息。我想,乡镇工作那样忙,烦心的事情那样多,尤其是乡镇领导,更是没有轻松的时候,要写一部长篇小说,谈何容易。但是,崇庆经过十年的时间,八易其稿,硬是将这部四十万字的长篇小说《不平静的乡村》写出来了,仅凭这种顽强毅力和勤奋精神,就不由得不让人肃然起敬,值得学习和赞扬!《不平静的乡村》经层层遴选,入选《陕西文学艺术创作人才百人计划书系》,并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充分说明崇庆这部小说质量和分量,真是可喜可贺!

拿到这本书后,我利用闲暇时间,认真阅读。读着,读着,忍俊不禁,暗暗发笑,觉得有味。比如乡干部老龚和我(乡党委副书记思成)开玩笑说:“领导,我昨晚做了一个梦,不知当讲不当讲?”我说:“说来听听。”他说:“我昨晚梦见你当了皇帝。”我说:“好梦。”他说:“梦见你坐在龙椅上。”我笑着说:“众爱卿平身。”他说:“突然皇宫垮了,一根柱子眼看要砸向你。”把我惊得忙偏着头,像真的躲避飞来横祸一样。他说:“把我急得立马向前,一手撑住大厦,另一手扯住你朝外就跑。”我笑着说:“谢爱卿救命之恩了。”他说:“这时,我突然被尿惊醒了。醒来一看,我左手把被子撑得稿,右手把老二扯得紧。”这样的调侃,书中多处出现,把乡镇干部爱说“黄段子”的特点表现的淋漓尽致,反映出乡镇干部在艰苦工作环境下的乐观心态。按理说,乡镇工作是繁琐而枯燥的,写出来的故事也生动不到哪里去。可是在崇庆笔下的那些故事,不乏风趣和幽默,耐人寻味,可读性强。我和同事交流,共同的感觉是,读崇庆《不平静的乡村》要慢慢读,细细品,越读越耐读,越品越有味,而不能快读,囫囵吞枣地读,因为乡镇干部整天和群众打交道,事无巨细,胡子眉毛一把抓,做的都是一些细小的事,零碎的事,难缠的事,故事性本身就不强,要想写得生动有趣,确实是一道难题,好就好在崇庆有真功夫,破解了这道难题。

崇庆《不平静的乡村》,给读者展现了一幅丰富多彩的乡村生活画卷,如:发展烤烟、信访维稳、民事调解、报刊发行、抗洪抢险、应对媒体、清收税款、计划生育、抗击“非典”、退耕还林、防火防蜂等等,这些工作都是乡镇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天天抓,月月抓,年年抓,件件都是大事,天天都在忙碌,丝毫不敢马虎。从这部长篇小说里,我们了解到陕南乡村生活的图景,看到山区乡镇工作的艰难,认识到目前乡村的现状和问题,令人深思,发人深省。文学来源于生活,如果没在乡村的田野上哭过痛过,如果没有刻骨铭心的记忆和思考,如果没有扎实的文学基础和文字功底,要将林林总总的乡镇工作、乡村生活、百人百态描绘出来,形成长卷,那是不可能的。从这点来讲,崇庆是有贡献的,这本书的价值,或许可以当做史料来看,它是一个时代乡镇工作和乡村生活的真实记录,具有收藏和研究价值,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

崇庆《不平静的乡村》,给读者展现了一幅陕南乡村干部的群体画像,如:思成、欧阳、老龚、史仁才、小胡、张善良、蔫蔫、吴书记、皮乡长、陈稳、小徐等等,这些人物各有优点,也有缺点,既平凡,又渺小。这些“小人物”,在我们身边可感可触可摸,随处可见,活灵活现,既是虚构的,又是真实的。这些乡村干部,可气可笑可爱,他们是那样纯真,那样朴实,那样接地气。正是这样的一批有血有肉的、有哭有笑、有棱有角的人,他们在艰苦的环境下,顽强地生活着、苦干着、拼命着,才撑起国家大厦的基石,他们是崇高的,伟大的,受人尊敬的。作家莫伸在这部长篇小说的序言中写道:作为一部长篇小说,作者还不善于把笔墨集中在主要的人物和事件上,而更多的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说的很准确很有道理,可是我认知的乡村干部就是这个样子,是一个群体形象,往一个人身上集中,是很难的,何况崇庆并非专业作家。

我不写小说,也不懂小说,也没有为其他作家写过评论。看了崇庆的《不平静的乡村》,我心热了,想写点东西,不叫评论,只能算作读后感。写它的动因是:我欣赏崇庆的勤奋,看好崇庆的文笔,理解崇庆的苦乐,珍惜崇庆的友谊,尤其是喜欢他这部《不平静的乡村》。作为同城的文友,我时常以崇庆的精神鼓励自己,虽然我们处在社会的最底层,都是一棵小草,干着平凡的工作,过着平凡的生活,远在深山人未知,但是我们都有自己的志趣,自己的理想,自己的追求,还有自己的诗和远方,这足够了。

(来源:2020年3月12日《旬阳乡土文学》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