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县人民代表大会欢迎您!  今天是
首页 > 旬阳文库 > 文学艺术

走进仁河的春天

发布时间: 2020-04-01 10:34:32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文/赵攀强

由于疫情阻隔,开春以来,我除了上班,很少出门,活动范围局限于县城,就连太极城森林公园也没有去过。户外的田野是个什么样子?山坡的草木是否开花?春天的脚步走到哪里?这些都是我迫切需要知道的。

三月二十四日上午八点,陈主任说想去仁河看看,正合我意。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到仁河去过,时隔一年了,不知当时确定的那些道路基础设施和旅游发展项目实施的咋样了?仁河春天的景色是不是更美了?各地游客来的是不是更多了?

我们从县城出发,溯旬河而上,到两河关先左拐再右拐进入仁河。经过镇政府驻地,镇党委书记李向阳说,陈主任一直关注的从仁河到镇安柴坪的公路硬化了,建议去看看。于是我们沿着这条新修的公路往柴坪方向行走,不远处看到一座新修的水电站。这条公路和这个电站,我是第一次见到,路面宽阔平坦,路基基础坚实,路下库区蓄水形成的湖面,静的出奇,清的透底,一湖两岸青山环绕,形态奇异,山上的花草树木已经萌发,绿色的山峦倒影湖中,好一幅美丽的自然山水画,满目清新,意境悠悠。走到两县交界处,我们止步,李书记介绍说,跨界就是镇安的青铜关了,再往深走可到木王森林公园。我还看到对岸那块“旬河村”的招牌,以旬河命名的村子,我也是第一次发现,很是新奇,看来仁河美景处处有啊!

返回镇政府后,我们前往崩云峡谷。这里过去叫二里坡,是通往水泉坪和王莽山的必由之路,但是仅有一条盘山便道,路面狭窄,弯弯曲曲,车行困难,深藏路下的崩云峡谷更是无人知晓。去年我们来的时候,人大常委会领导们与镇上领导商定的旅游开发项目:坡上的公路提级改造工程,以及沟下的峡谷人行步道建设工程,刚刚破土动工。时隔一年,我们再次踏入谷口,发现坡上的道路修好了,与通车不久的旬小二级公路的水平相差无几,路上车辆来回穿梭,停车场里也满是车辆,有大众、别克、起亚等普通小轿车,有奥迪、奔驰、宝马等高级小轿车,还有西安牌照的豪华房车。崩云峡谷的人行步道也已建成投入使用,我们在步道上行走,有惊无险,非常安全,头上山峰陡峭,绝崖峭壁;脚下巨石林立,激流奔涌,深潭回旋,玉珠飞溅。从谷口到桥上,距离大约二里,人们俗称的“二里坡”,大概来源于此。在这二里峡谷,落差接近千米,大小瀑布二十余个,水潭不计其数,古树参天,野藤缠绕,花草聚集,凉风习习。我曾经看过无数峡谷和瀑布,唯有这里的峡谷和瀑布与众不同,它是那样地精致,那样地秀美,那样地神奇,那样地让人难以忘记。由于我去年写过一篇《探访崩云峡谷》的散文,在这里对峡谷之美不想赘述,留给游客身临其境,自行感悟吧。

走出峡谷来到桥上,就可以一眼望见水泉坪了。说水泉坪是世外桃源,一点也不为过,我每来一次,感觉都不一样,每次都是那样地惊喜,那样地心旷神怡。记得我曾经写过《水泉坪风景》《再访水泉坪》《水泉坪记忆》等散文,总觉得再写也无法写出水泉坪的自然之美,意境之美,神秘之美,以及心中想要表达的东西。这里的地形是两山夹一川,山是秦岭余脉的王莽山,川是八里平川,记得在我过去的文章里有过这样的描述:川上横卧着桥上、水泉、王莽三个村落,面积是千亩平原,地处海拔八百余米的山巅。水泉坪有一口水泉,冬温夏凉,人称神泉。水泉坪有一条水泉河,缓缓流淌,滋润着两边的稻田。河边有一条公路,蜿蜒盘旋,直通王莽山。河上不时可见石拱桥,连接两岸,通行方便。两山与稻田接壤处,分散着一家一户的农舍,炊烟袅袅,香气弥漫。那些小桥流水人家,春天镶嵌在黄亮亮的油菜花海里,秋天散布于金灿灿的稻谷波浪里,动静结合,润物有声,深入期间不饮陈酿就已醉了。这里盛产油菜、大米、板栗、白果。白果树学名叫银杏,据说水泉坪的银杏树有上百棵,其中千年银杏树就有十几棵,成为山民的摇钱树,神仙树,风景树。这次我们来的正是时候,油菜盛开,遍地金黄,与山上的一片嫩绿形成鲜明对比,黄的更黄,绿的更绿,色彩分明,精致奇特。同行的邓主任是当地人,他对陈主任说想换另一条路观赏水泉坪。在我心目中,水泉坪只有河边的一条水泥路,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又在靠左手山下的田边新修了一条水泥路。我们在这条路上行走,看的是全景,感觉自然是全新的,圆满的,完整的。

上到王莽山的顶峰,居高临下,俯瞰四周,云雾缭绕,扑朔迷离,仿佛置身人间仙境。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县凸”的标识牌,原来此处是过去的安康、旬阳、镇安三县的交界处,也是三县的制高点,古时为兵家必争之地,民间广泛流传着“王莽追刘秀”的故事,王莽山的地名来源于此。山上森林覆盖,莽莽苍苍,蜿蜒连绵,此起彼伏,峰顶建有观景台和瞭望哨,放置有大炮。去年我们也来过这里,陈主任当时建议镇上好好规划,将崩云峡谷、水泉坪、王莽山三个景点连成一线,不仅会自成单元,而且会融入川陕鄂渝省际旅游大环线,有望成为旬阳旅游的爆点。看来三点连线的目标已经实现了,爆点奏鸣曲已经敲响了,仁河旅游的春天真的来了!

(来源:2020年3月32日《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