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县人民代表大会欢迎您!  今天是
首页 > 学习园地 > 征文选登

风景这边独好

——纪念旬阳县人大设立常委会40周年征文选登

发布时间: 2020-04-07 09:42:18 来源:本网 作者:雷显军

人大机关是一处风景。如果用心感受,竟是如此的美好!尤其是人大的“人”。

“帅”的人,帅若朝霞蓬勃。九年前,某转岗甫入人大机关,惊讶地发现这里的年轻同志为数不少,完全打破了某以为人大机关全是老同志的主观臆想。他们都被安排在各委办具体开展地方最高权力机关的事务政务服务,通俗地说就是干活儿的!作为新人某首先依次周正地向大领导们作了报到性汇报,随后去各委办打了一罗圈的招呼,居然入眼处青春的活力与热情盈盈地象是要溢出来。其中有个小伙子——对,就这样称呼他,尽管当时某也不老,个子高高地标流线直,头发中长梳理成偏分似乎还打了摩斯,眉眼有棱有角,一袭垂感风衣内衬高领绒衫,脚蹬一双深色马丁鞋,时尚不失稳重,好一个干净明亮的大男孩!让某一并不老的同志竟生出年轻真好的感慨来。还有几个,也是一色的齐整利落,在后来的工作生活中,发现全都有所专长。有在公文起草中结构严谨出笔利索的,有在新闻宣传中摄影精湛甚至担纲导演制作专题片的,有在大型会议程序性播报中普通话堪比播音主持的,有在职工运动会纵横球场技压群雄的,还有的居然不远庖厨做得一手好茶饭,真真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他们竟然都有各自的粉丝儿,这就有点儿尴尬了!因为就有别单位的小年青(当然是异性啰)向某打听过那谁谁的情况,尽管均以失忘而归,但那眼里的小星星某倒是看得清的。

“忙”的人,忙似老农抢种。人大其实不轻闲,这是前头有“老人大”的切身感受。那时某还没有完全进入角色,就看到了机关里的一个大忙人——操持着机关内勤巨细。好家伙,走路带风的,某的印象中他从来没有周武郑王地慢慢走过,一色的小步中频跟进,与人打招呼专注地看着你笑笑地细声地说,但脚下却是么驻伙,招呼打毕人去已远矣,那边已有手机置于耳边……如此却并未让人感到被怠慢或被轻视。也是,机关几十号人,领导占了大半,还有相当一部分退居二线的,都为地方发展正在做着或者曾经作过重大的贡献,都在服务之列,不忙才怪!人大工作最大的特点就是程序严谨、于法有度,所有的决策部署都由民主议定,因而会多。调研性会议、主任会、常委会,预备会、全体会、主席团会、人代会,全都是法定环节且有规定时限要求。这里的工作节奏快,一个议题刚刚审议完毕,新的议题和任务按年度计划接踵而至,想拖拖不成,法定下次会议就要上会。研究吃透相关业务并制订方案,启动安排、开展自查、组织专项检查、撰写报告那得是连轴转。有位同志就在这种快节奏中忙晕头了,加班很晚回家脑壳磕在门把上缝了几针!天地良心,这绝对是真人真事儿。平常有外单位的同志闲谝,说,你们人大唔轻省!但凡听到这话,某都极为不喜,必放狠话咥他。嘿,某也是个忙人呐!

“纯”的人,纯比至善真人。人大机关不同其它国家机关,从政治构架的设计上其权责体现在“监督”二字,因此也就不参与解决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具体事务,进而就培养了一批单纯做事的人。单纯到眼里揉不进一粒砂,单纯到不屑拐弯抺角,单纯到一根肠子从喉咙眼直接看到丹田以下。某就有幸与这么一位堪称真人的人成为莫逆,那是某毕业初入职场第一个接待某下馆子吃了一碗炒面的伙计,流转经年又在人大再次成为同事。单位组织几次集体活动,要求甚严,某因私事较急又不好请假,就请他帮忙打个小掩护,嘻笑说事毕给他封口费犒劳犒劳,他居然当即发信,说,你还搞这俗气的!得!以他的情商肯定不会把这当真的,但你看看,看看!原则问题玩笑也不喜你开。平日里谈起官场乱象义愤填膺、深恶痛绝也就罢了,玩笑也不让人开,某真真是服了气了。还有个不得不说的同志,那是不谋人、只谋事的典范。胸有不平事,不管你是顶头上司,还是平头百姓,他没有潜规则的束缚。认为领导安排事情确实有不妥之处,沟通沟通不成还要把蛮,实在没法就敢当面拍桌子,但事后某从未听到他在任何场合发表过对领导不敬的言辞,相反总拿领导的光辉之处给某们说道。还有干部想调来机关工作,家长包办严重,磨着办好调动手续屁股还么坐热,就跑来让给安排某某岗位,这是当完了娃的家还要把机关的家也当了的节奏哇,他直斥,你给我“个稳”出去!平日里多和善沉稳的邻家大哥,咋就这么真!话说转来,对一干子年轻同志却是从来呵护有加,一碗水端得老平。这些纯的、真的人,在八丈开外就能闻到“干部味儿”的基层官场,可谓一股清流沁人心脾,打起交道最是轻松写意。就像大家进澡堂子搓澡,人都精光光地哼着小曲迷眼冲洗,就你捂着衣衫扭捏,假马啥呢?好意思么!

“犟”的人,犟出精气神魄。人大有“小犟”,年纪不大、个子不高,机灵得要命。他的犟首先是脑壳上长了“犟牛旋”,因为别人头发上的旋长在头顶,而他的长在额头。果然,这种“天生异相”的人都不简单。学习力是很好的,算是重点大学毕业生,在公务员国考万人争过独木桥中轻松招录至外省,嫌弃太远,犟得很硬是要考回老家,一考也就考回来了。当莘莘学子们毕业后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时候,他已经从上一个岗位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回到了心心念的老家工作。他的犟更在于敢顶牛认死理。在人大工作后安排到财经口搞业务,这和他的原先学的专业八杆子打不到。履新来的分管领导是经济领域的“大拿”,性子也急,刚到任就要对全县从上一个五年规划起的财经运行进行细致入微的调查研究。不说与部门协调收集信息,仅仅搞来的那一摞摞压缩至几乎得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的海量数据表表子,要梳理岀头绪,首先你得看得懂;看得懂还得找得出横的竖的跨领域的逻辑与关联;找得出逻辑与关联还得抽丝剥茧不断分割组合、制作不同口径的统计模型;这还不算完,还得进行最后的定量定性分析形成文字结论与判断......哦天!光说说嘴皮子都要磨半天,遑论让一生瓜蛋子动手动脑再动手。小伙子忙活了一整周还是懵圈的,搞到精神恍惚还么做岀象样的东西来。挨了批,伙子竟然不服!不服领导的反复变化和小处“挑刺”,听说还与领导顶了牛。更不服自己弄不岀,待某看到时,已在自己办公室扒拉开小山般的纸堆,夸夸地敲着键盘,吭哧吭哧地不言传,像老牛喘气也像扯风箱,眼窝子红红的却盯着显示器不放,贼亮。又过一二周,按下过程不表,一本以斤两论的《财政调查研究》硬是书成付梓,这本书是某所知人大有史以来分量最重的一部专题调研成果。

人大还有大“犟”。嘘,这个是大领导呐,某只能往最文雅处称尊为“犟板筋”!监督与被监督从哲学意义上说是一对矛盾体。监督的本质就是略过正确的、找出错误的、提出改进的——大犟就长于此。一开始,他都会在重点议题启动前将部门的一把手通知来商讨。说是商讨其实绝大多数是按自己的思路让头脑们对答,渐渐地头脑们有些招架不住,因为问题越来越深入具体,每每事涉要害正是监督的关键,拿捏不准就招来业务领导抵火。部门来的业务领导大多术业有专攻,也是一帮子认死理的犟人,面对“犟板筋”大领导的发问和质疑,初时还能据理力争,慢慢地也不好了,因为胳膊拧不过大腿,不是大领导拿官帽压人,而是拿出大杀器——相关领域专业工具书、法规条文、政策规定。手笃笃地敲指早已研读吃透而满是圈点和批注,让他们不得不认领。多少人大工作监督的疑难杂症就这样被解决了。部门的头头脑脑们对他既敬佩又虚火,想远远地打个离身拳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你不来他就径去找你,犟板筋领导从不摆个官架子,从不认为扛着竹竿子撵船有啥不妥,认准的理追着也要弄个落实。这领导之前在政府工作,仅以五十万元起家,通过多年硬杠打造出一个省级高新工业园区,这没的一股子极致的犟劲怕是想都不要想。他说过一句话“有钱办成事不是本事,么钱办成事才是真本事”,某至今将这句话写在某的工作笔记本的扉页,每用完一本就再次誊抄在新本本上。某很怀念这个领导,他退休后去了省城,听说一到那里就把抽了一辈子的烟干净利索地戒了。某不抽烟,但听过烟瘾犯了的人猫抓似的痒得钻心挠肺。一个老烟枪能说戒就戒,怎一个“犟”字了得!真是犟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犟出了新高度、犟出了大境界,这不是精气神是啥?

人大风景这边独好,某喜欢伫在这里默默地欣赏。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一处独特的风景。某,用眼摄像,录下一帧帧特写的胶片。然后用心播放,咀嚼时光,和以浅吟轻唱,慢慢地,把自己也看成一道风景。

那么,最后最后,请允许某隆重地推介下干在人大机关九年的自己。某不叫王婆,某叫——雷,显,军!是土生土长的旬阳人,十六岁以前在老家的后山脑上攥了十年放牛的鞭杆子,后来大学学的农林接着攥了四年的锄头把杆子,参加工作拢共二十二年到目前为止居然扯着笔杆子愣没丢过手。看来某人就是一辈子杆杆儿的命哈,不过杆杆儿有杆杆的好!比如,在人大这些年,某认识了这些帅的、忙的、纯的、犟的的人,他们是那么的鲜活与生动,某这个杆杆儿耳濡目染,虽未集帅、忙、纯、犟、稳于一身而大成,但某亦有自己的傲娇——论起活跃机关精神文化生活,可打几记球、可操几方琴、可捉几管笔、可吼几嗓曲;论起兴趣爱好广泛,鼓捣过各色邮票、琢磨过彩票概率、研究过证券期货程序化、涂鸦过草图建模;论起最重要的本职工作,那更是不敢含糊,囿于人员和编制紧缺,当过几年的光杆司令直到后来补充几个“新兵”,从来都是或传、或带、或帮,撸起袖子加油干,效率和质量不敢说拔得头筹也说得起“硬话”!这么自恋——是不是有点过了啊,非也!尽管那啥啥全都没有一丝建树,但充分说明了某人对生活、对工作,该有多么的热爱啊!

所以,某就有些自信了,做人就要做成一朵花,让人人都稀罕他。某就是人大机关这处风景里稀罕的一朵花!

噫,谨以此碎文,感谢这片沃土,并献给旬阳人大成立四十周年!

(并注:这是公文堆掉出来的“艺术腔”作文,不曾具名,因为它高于生活。如果一不小心为经典流传,然其中美好只可意会,否则就俗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