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县人民代表大会欢迎您!  今天是
首页 > 旬阳文库 > 文学艺术

迟到的荣誉

发布时间: 2021-02-18 10:43:18 来源:本网 作者:赵攀强

2013年4月16日,《陕西日报》公布了2012年度全省通讯报道工作先进集体和优秀通讯员名单,我在榜上有名,这是我这一生第一次获此殊荣,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对此我倍感珍惜,因为荣誉的背后记录着我在旬阳县委宣传部十余年间的许多往事。

5.jpg

记得那是2001年的9月,我从县委组织部调回县委宣传部工作,任县委通讯组组长。此前的1995至1997年,我曾经在县委宣传部工作过两年多时间。这次工作岗位调整,其主要原因是当年的“汉江污染事件”,使旬阳的新闻宣传工作陷入低谷,组织上认为我有宣传工作阅历,也能写,所以选中了我,可以说是临危授命。

002.jpg

面对复杂的工作环境和严峻的新闻宣传形势,我团结带领县委通讯组一班人和全县广大通讯员,呕心沥血,辛勤笔耕,很快扭转了旬阳对外宣传的被动局面。从2001年至2011年的十年间,旬阳每年在《陕西日报》发稿百篇以上,先后在中省市级主流媒体发表头版头条稿件200余篇,先后推出村党支部书记的好榜样陈分新、拾金不昧的好公民龚德银、进城务工的好青年陈明钰、党的优秀宣传员黄世和等轰动陕西影响全国的重大典型十余个,尤其是旬阳“阳光选人”的做法得到当时中央领导的批示,在全国交流推广。

作为一名宣传干部,我时刻牢记“责任”二字,始终坚守“奉献”精神,对待工作迎难而上,对待荣誉让给同志。在宣传部的十年间,旬阳连续十年被评为全省通讯报道工作先进集体,县委通讯组先后有十余人次被评为全省优秀通讯员。可以说,旬阳的宣传工作在全省是一流的,获得的荣誉在全省也是最多的,这是大家的成绩,都是应该得到的。

003.jpg

2011年底,由于我在宣传部呆的时间太久,加之年龄偏大,组织准备把我调到县人大办工作,忽然间感到有点失落。我曾经和《陕西日报》当时驻安康记者站杨雁斌站长闲聊,杨站长觉得我对宣传工作贡献很大,却连一次省级优秀通讯员都没有当过,感到惋惜,他建议这一年的省级优秀通讯员就直接推荐我算了。我说,申报省级优秀通讯员的名额每年只有一名,在宣传部这么多年,每年我都要求推荐下属,现在要离开了,怎能和同志们争呢?杨站长说,那就向报社多要一个名额吧。后来,杨站长打电话说,名额控制很严,看来你当省级优秀通讯员的机会没有了。

004.jpg

2012年2月,我离开宣传部到人大办工作。年底,我到西安办事,顺便去《陕西日报》社看望朋友。这时杨雁斌已经调回报社任发行部副主任,他把我领到新闻调查部主任高敬毅的办公室,高主任也是我的老领导老朋友。我们谈的很愉快。高主任得知我离开宣传部的情况后,感到很惋惜,他说我是宣传战线的老同志,对宣传工作贡献大,特别是对陕报贡献大。他还说:“在宣传部十几年只知埋头苦干,发扬风格,到头来连一个荣誉也没有,现在给你评个优秀通讯员还有没有用?”我说,当然有用,但是现在离开宣传部了,怎能再去占用人家的名额呢?高主任说,不会占用宣传部的名额的,我们给你追加一个名额,你回去后写一份个人先进事迹材料,加盖县委宣传部公章,直接寄到新闻调查部就行了。

005.jpg

我对陕报的领导很感激,在宣传部时,他们给了旬阳和我个人那么多地关心和支持,离开宣传战线了,他们还在关心我,支持我,人生的交往达到这种地步,朋友的感情达到这种境界,足够了,其他都是无关紧要的了。何况我在县委宣传部的那些年,广大新闻宣传通讯员写稿积极性空前高涨,旬阳的新闻宣传工作也搞得风生水起,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个人的荣誉那都是次要的。

(2013年4月28日初稿,2021年2月10日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