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市人民代表大会欢迎您!  今天是
首页 > 旬阳文库 > 文学艺术

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的现实诠释

——赵攀强《留住乡愁》读后

发布时间: 2021-08-17 16:34:59 来源:安康日报 作者:李永恩

最近读完旬阳作家赵攀强先生著的《留住乡愁》后,掩卷遐思,一个重大的命题倏忽走进我的头脑,那就是:怎样的乡村才是美的?如何保护乡村的美?《留住乡愁》里的八十余篇散文,分明给了我们真实美好的解读,更是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现实诠释。

作家笔下的乡村,有山有水,有古树有老屋,有磨坊有竹园,还有许许多多的其他事物,它们都是那样的原始自然。山呢,有卧牛山,有毛公山,还有南羊山,虽然都是山,但山与山的走势不同,山与山的景致有别。水呢,有《小河的水》,有《吕河的水》,还有《水泉坪的水》,虽然都是水,但小河的水曾是村里人生活的寄托,吕河的水曾是孩子们的乐园,水泉坪的水既是甘甜清澈的,又是给当地带来富裕和美丽的水。

作家笔下的乡村,还有许多人为劳动的成果。《故乡的老屋》,虽然已有多少年没人居住,可老屋门前那一片生机勃勃的竹园,成了一段无法抹去的金色记忆。《老宅后的那棵皂角树》,它是那么大,大的将整个庄院庇护其下;那么古老,古老的没人知道它的树龄;每年花开过后,皂角挂满树梢,随风飘拂,形影婆娑。《童年的水磨坊》曾经是加工厂,曾经人满为患拥挤不堪,在这里作者时常看鱼捉鱼,有次因为私自开闸防水,而受到严厉惩罚;《陌生的地名》,家乡的地名自己曾经是那样的熟悉,现在却陌生起来,让人感到非常失落。《探寻蜀河古镇》,古镇曾是那么的辉煌繁荣威震四方,迄今古镇保存的还非常完好……这些自然或人为的事物,都包含着唯美的元素,读了作家的作品,有谁不想去一睹它们的风采呢?

除了自然风物,作家还忘不了与乡村有关的亲人,包括母亲、父亲、妻子和女儿,还有儿时的玩伴及其他。母亲勤劳贤惠教子有方,她能把普通的食材做成人间美味儿,缺吃少穿的年月,母亲做的槐花饼、白亮亮、甜丝丝、香喷喷。母亲做的南瓜花饼,黄亮亮、油滋滋、清香可口。母亲做的红苕杆炒腊肉,口感柔韧,肥而不腻。父亲的经历坎坷,命运多桀,为了养活一家人,他吃了数不清的苦,最终父亲因为病魔缠身无钱医治早逝一事,成了作者心中永远的痛。妻子的贤惠体贴乐于助人,女儿的节俭上进学业有成,高金珍老师对待自己如同亲生……成长成熟的过程中,经历过很多的关怀与爱,这些莫非不是更美?这些美,美在自然朴实,美在情深义重,美在不求回报,美的感人至深。阅读作品后,人们定能清楚怎样的美才算是真正的美。

然而,伴随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发展,有大量的乡村人涌进城市,于是乡村开始变得寂寞破败。在新农村建设中,本来吸睛的一些天然景点或特色被改变或消失,从而留下了遗憾。面对这种状况,作家进行过理性深刻的思考:面对人去楼空的乡村,《守住家园》中写到,凡事都得讲究个适得其所,有些农民进城有好多事情可做,能够为城市的繁荣发展做出贡献,那么可以毫不犹豫地进城去。而有些农民,进城后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只会给城市带来拥挤和问题。《水泉坪记忆》一文,写水泉坪村为了打造小桥流水人家的新农村,在水泉河上新建了五六座小桥,修路时把谷口的那段绝崖炸毁,导致昔日自然清幽的意境失去了。于是作者认为,“我看有些东西可以变,有些东西就不能变。如果硬要把它改变了,特色就褪色了,传统就没有了,价值也就贬低了”。《留住乡愁》一文中,攀强更是高屋建瓴地提出“我们的新农村建设,应该是因地制宜,因村而异,保留村庄原始风貌,保护那些传统村落,留住那里的奇山秀水、花草树木和名胜古迹,使那里的山更绿,水更清,天更蓝,人更美。” 

总之,阅读了《留住乡愁》后,人们在了解到怎样的乡村是最美的乡村同时,还知道了如何保护这种最美。这一点,对于城市建设的设计者和实施者来说,有重要参考价值和现实意义。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既能留住乡愁,又有利于乡村旅游的良性发展。 

应该清楚,《留住乡愁》里面的很多作品非常感人,首先源于作家对家乡的热爱,“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用这两句诗来形容作家对家乡的炽爱,是很贴切的。其次是攀强对文学的热爱。几十年来,攀强先生一直没有放缓追求文学的步伐,他视文学为恋人、为情人,他总能抓住灵感,不失时机地将自己所见、所思或所悟的东西变成打动人灵魂的文字。攀强的这种做法,让很多的文学爱好者自愧不如。

安康有着优越的自然禀赋,我们安康人不但要珍惜这种禀赋,而且要充分利用这种禀赋,从而让安康的清水绿水变成真正意义的金山银山。在此,我希望更多的安康人阅读《留住乡愁》!

    (来源:2021年8月13日《安康日报》)